《红楼梦》里宝、黛、钗过年都怎么耍?www.6880220.com

发布日期:2020-01-28 09:3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学龄前动画《挑战大魔王》开播 华策全面启动儿童泛娱乐布局香港,作为春节的传统娱乐项目,打灯谜至今还广受人们的喜爱,成为春节年间老百姓喜闻乐见的一项活动。曹雪芹先生曾在《红楼梦》里,对过年时荣宁二府打灯谜也有所着墨,并十分精彩。

  “能使妖魔胆尽摧,身如束帛气如雷”,谜底就是爆竹,格外应景;王熙凤斑衣戏彩外,讲个“聋子放炮”的笑话,属她情商高。新年里,“安下屏架,将烟火设吊齐备。这烟火皆系各处进贡之物,虽不甚大,却极精巧,各色故事俱全,夹着各色花炮。”

  贾母搂着黛玉,薛姨妈抱着湘云,“又有许多的满天星、九龙入云、一声雷、飞天十响之类的零碎小爆竹”,外面一色一色的放了又放,象征声声喜,节节高,朝朝旺。

  依旧历习俗,腊月二十三祭灶,二十四扫房,红楼家下人们“抬围屏,擦抹几案金银供器”。《风土记》记载:“腊月二十四日夜,祀灶,谓灶神翌日上天,白一岁事,故先一日祀之。”一般而言,“男不祭月,女不祭灶”。传至近日,祭法更多。

  传说为了来年灶吉,不准灶神去向天帝胡说八道,于是以胶牙饧祀之,就是想把他的嘴堵上,俗称糖元宝;还有豆沙填馅的谢灶团,用马料豆撒在屋顶上,甚至有喝豆腐汤的。《南京风采记》云,诸神见是家惟有豆腐在釜,家必贫,冀神怜悯,次年佑之使富。

  腊月二十九日,贾家各色齐备,“宁国府从大门、仪门、大厅、暖阁、内厅、内三门、内仪门并内塞门,直到正堂,一路正门大开,两边阶下一色朱红大高照,点的两条金龙一般。……两府中都换了门神、联对、挂牌,新油了桃符,焕然一新。”

  门神、联对、挂牌、桃符,模样不一,www.6880220.com,皆属春联一种。讨吉的写一财二喜,信教的贴阿弥陀佛。春联即桃符,始于五代,孟元老《东京梦华录》记载:“近岁节,市井皆印卖门神、钟馗、桃板、桃符,及财门钝驴,回头鹿马,天行帖子。”

  为什么是“桃”呢?《山海经》上说,东海中有度朔山,有棵大桃树,蟠屈三千里,其卑枝门曰东北鬼门,万鬼出入。皇帝法而象之,画虎于门食鬼。桃梗,梗者更也,岁终更始。《荆楚岁时记》也说,悬苇索于户上,插桃符其旁。

  桃梗苇索,使百鬼畏桃(逃),镇恶驱邪。至于老虎怎么就能吃鬼,权当一乐吧。

  这一日,贾府全员先国后家。“贾母等有诰封者,皆按品级着朝服,先坐八人大轿,带领着众人进宫朝贺”。宫里行礼领宴回来,于宁国府暖阁下轿,因贾氏宗祠设在宁府。

  “贾府人分昭穆排班立定,先行礼,后传菜,每一道菜传至仪门,由贾家子弟接了,一层层递给长房长孙贾蓉……再由他传至其妻,再一层层直传至供桌前,方传于王夫人。王夫人传于贾母,贾母方捧放在桌上。”邢夫人是贾府大太太,同贾母一起供放。供品上齐后,“俟贾母拈香下拜,众人方一齐跪下”,礼仪规矩,分文不乱。

  祭祖仪式完毕后,“众人围随同至贾母正室之中,亦是锦裀绣屏,焕然一新。当地火盆内焚着松柏香、百合草。”焚香,大概是由“守岁烛”演变而来。唐时亦有此风,隋朝焚沉香,焰起数丈,香闻十里,更见奢靡。《帝京景物略》说“夜以松柏枝杂柴燎院中,日烧松盆,妪岁也”。他们相信火暖热长为吉祥之兆。可见贾府亦有此俗。

  后“按长幼挨次归坐受礼。两府男妇小厮丫鬟亦按差役上中下行礼毕,散押岁钱、荷包、金银锞,摆上合欢宴来。”

  如今的压/押岁钱,广东那边也叫“派利是”,不独长辈给小辈,平辈、同事之间亦不拘。压岁又叫“压祟”,去殃除凶,古时并不作货币流通,铸成钱币状以辟邪。

  “以彩绳穿钱,编作龙形,置于床脚,谓之压岁钱;尊长之赐小儿者,亦谓压岁钱。”《燕京岁时记》的记载同《红楼梦》里的描述相似。元春省亲,曾赐紫金“笔锭如意”锞十锭,“吉庆有鱼”银锞十锭。这里“丫头捧了一茶盘押岁锞子,有梅花式的、海棠式的、笔锭如意的、八宝联春的……”光听名字,已觉富贵风流已极。

  合家欢聚的合欢宴便是荣府的年夜饭了,男东女西归坐后,“献屠苏酒、合欢汤、吉祥果、如意糕”。

  屠苏是一种“房屋”,顾名思义,在这种房子里酿的酒,就叫“屠苏酒”,因在春节时饮用,又名“岁酒”。除夕饮此酒,有益气温阳、祛风散寒、避疫除疬之效。与别的喝酒习俗不同的是,屠苏酒是年长者最后才饮,苏轼的“不辞最后饮屠苏”、苏辙的“年年最后饮屠苏”,说的便是这。

  合欢汤必用合欢花所制,合欢捐愁;前诗社时,宝玉就曾为黛玉烫上一壶热热的合欢花浸的酒。吉祥果以水果、蜜饯为主,面食为副,雕刻吉利花纹等制成;如意糕,形似如意,色泽洁白光亮,以糯米粉,加芝麻制成的北方糕点。

  大年初一又是元春生日,“贾母等又按品大妆,摆全副执事进宫朝贺,兼祝元春千秋”,领宴回来,“又至宁府祭过列祖,方回来受礼毕”。

  贾府的王夫人与凤姐则天天忙着请人吃年酒,厅上院内皆是戏酒,亲友络绎不绝,书里说他们一连忙了七八日才完。

  “上下人等,皆打扮的花团锦簇,一夜人声嘈杂,语笑喧阗。”这年,贾府过得一个好年。